主页 > H优生活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在台湾,支持婚姻平权、投入同志运动,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同志平权运动者祁家威,奋斗三十多年,才在去年 5 月 24 日取得大法官第 748 号释字:「民法违宪,同性可结婚」的结论。

还有更多的「祁家威们」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努力着,是什幺样的生命经历与契机,让这些同志运动者走上街头争取权益?面对反对的声音,他们曾遭遇哪些挫折,又是如何克服困难?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台湾近年反同运动的领导人和参与者之中,基督徒佔了大多数,却也有不少的基督徒,一反多数基督徒反同的立场,选择勇敢站出来守护性少数的权益、为婚姻平权发声,陈思豪更以牧师的身份站出来,向反同阵营的基督徒大声疾呼「莫将自身信仰强加他人之上」。

 

受访者:陈思豪 古亭基督长老教会牧师、异性恋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採访整理

 

Q:请问你,从什幺时候开始接触到多元性别族群和性别议题,立场是否有改变过?

A:我从小就是基督徒,大概在 1990 年至 1995 年之间就比较有去谈到同性恋议题,当时都是反对的。改变的契机是在认识了同性恋的朋友之后,才开始从他们的角度与观点重新理解同性恋这个问题。

在读圣经时,经文里有确实写到反对同性性行为,但那是针对异性恋者的同性恋性行为,以往基督徒常将同性恋误解是性氾滥者,认为男同性恋是与过多女人发生性关係后,最后欲求不满才再与同性发生性关係,但真正认识之后才发现同性恋其实是和我们一模一样的人,只是他们是被同性吸引我们是被异性吸引,也发现其实不见得哪种性倾向就一定比较性氾滥。

 

Q:你认爲以一个牧师身份表态支持婚姻平权,会对这个议题带来什幺益处与坏处?

A:坏处我是不晓得。但是台湾现在多数基督徒是反对同性恋,我认为即便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反对同性恋,也不该去反对同性恋社会和法律上的权利。

作为一个基督徒、一个牧师,我就希望站出来提醒基督徒不要跨过界,假设佛教徒出来要求国会立法,限制台湾人不得吃滷肉饭,大家都会觉得很奇怪吧?自己宗教的戒律自己持守就好。那基督徒认为圣经里有反对同性恋,就基督徒自我要求不要成为同性恋就好,宗教的信仰应该是自己坚持,而非去干预其他非基督信仰者的法律权益。

而我其实认为婚姻平权一事本来没有那幺严重,但是有太多的基督徒误会然后出来反对,所以我要以牧师的身分出来支持也提醒基督徒的盲点。同性恋是否违反基督教信仰是可以讨论的,但基督徒不该出来反对同性恋者的法律权益,若以法律与政治力和其他话语权去迫害别人,这才真的是违背了信仰。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作为一个支持婚姻平权的牧师,自身有面对过什幺样的鼓励或者压力吗?

A:先讲压力吧,现在多数比较愿意表态发声的基督徒都是反同的,甚至将反对同婚当作一场圣战,认为自己是在服事上帝。而我作为一个基督徒、牧师当然压力很大,甚至很多人打电话来教会骚扰和施压,希望不要让这个牧师继续下去,长老教会牧师之间也因婚姻平权这个议题,关係变得很奇怪,许多基督徒都将反对同婚当成一种信仰实践,其实这是一场误会,但是基督徒多认为不出来反同婚就是违背上帝,导致现在这样过度疯狂的去反对。

鼓励的话,就是当我看到这些受压迫的同性恋者,能因为我们站出来而得到一些安慰,让他们能继续坚持下去、让他们感受到更多的温暖,这也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与安慰。

 

Q:请问你是否遇过反对婚姻平权的信徒,他们反对的理由为何?

A:基督徒认为婚姻是上帝所设计,且是一男一女的,这在圣经里也有经文可以佐证。

但这只是我们的信仰,现在在处理的问题是民法,民法是要适用于整个社会的,若我们硬要将基督教的婚姻等同于民法的婚姻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基督教的婚姻与民法的婚姻有极大的差异,虽然现在同为一男一女,但是基督教的婚姻是不能离婚的,难道我们也要诉求民法修法规定不得离婚,以符合上帝的旨意?

如果只按自己的喜好选择反对同婚不反对离婚,那就是圣经自助餐嘛!民法对婚姻的定义与圣经本来就存在差异。基督徒为何要去干涉法律上对婚姻的定义,除非今日民法限制了基督徒的结婚行为,真的妨碍到基督徒的权益,才能出来反对嘛!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若面对到信徒持不同意见质疑时,你会如何回应?

A:我通常会将婚姻平权分两部分讨论,第一部分是针对圣经做信仰的讨论,挺同与反同在圣经的定义里没有绝对正确的或错误的,因为圣经里对于同性恋的记载与资讯相对较少,但这当然是可以讨论的,但按我的观点来看这不会有定论,不见得哪一方一定是对的。

第二部分是同性恋在法律上的权益,基督徒不应干涉,按圣经的观点来看,即便法律伤害到我们的信仰,我们也应该承受,只有在别人受到迫害时,我们才会起来反抗、护卫受迫害者,若仅是违害我们的信仰与权益,那就是乖乖承受吧!

基督徒若总是为自己的利益站出来是不对的,圣经的教导是为受迫害者牺牲基督徒自己的利益甚至性命,『行公义』即是此意,神希望我们作的事情就是『行公义、好怜悯』,如果仅是争取自己的权益甚至迫害了他人,就是自私自利、违背信仰。

 

Q:在支持婚姻平权运动的过程中,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或感动的人事物?

A:当看到同志很坚持地去争取权益,即便是受到各种的社会压力、歧视和迫害,也不会去攻击他人,他们都是默默承受与等待社会环境及对其有误解的人能够改变,单单是这样的持守就非常令人感动。直同志(指对 LGBT 族群友善,支持或协助其平权运动,挑战同性恋恐惧症、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的异性恋及顺性别者)的付出与承受的压力也很令人感动,有些牧师甚至因此被逼离开牧会,家庭经济也陷入困境,但是这些人在考量这些严重代价仍坚持做对的事情,这也是很感动人的事情。

而在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时,我也要提醒反同婚的基督徒,你们做过头了,你们因为别人和你们不同的立场,就利用经济与权力的优势去迫害你的弟兄姊妹,因为对圣经经文不同角度的理解,就将其赶离开原本服事的位置,这是信仰最负面的呈现,这完全不是基督教信仰。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之前龙安国小因家长抗议暂停借阅《穿裙子的男孩》引发讨论,你对目前学校实施的性平教育有什幺看法?

A:这件事情我倒是不晓得,但这个事情这样看来就代表那些家长未受过良好的性平教育,今天性平教育就是要告诉大家这些多元性别族群是存在的,并教育我们该如何尊重、接纳和他们有良好的互动相处,我认为性平教育的目标是在这里,可能有些人性特徵和性倾向是和我们不同的,遇到他们我们该怎幺做?霸凌排挤还是接纳并和平相处,这是性平教育的目标和重点。

今天像这样的书可能只是透露出有些男性比较阴柔或爱穿裙子,而你就站出来禁止了,这个充分证明你缺乏适当的性平教育,基于人格特质差异而进行迫害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校方与教育界必须要坚持性平教育,这并非鼓励人去变成同姓恋或异性恋,而是教导我们如何善待与我们相异的人。

 

Q:爱家公投提出同性婚姻另闢专章或专法,不要直接入《民法》,你有什幺看法?

A:这是对专法错误的理解,专法其实是特别法,特别法位阶是高于一般法,是针对特定族群给予优惠和权利保障,而该族群也可以自由选择适用特别法或是一般法律,如美国有立法保障有色人种就业和求学的优惠,但有色人种可以选择放弃优惠改适用一般法。

但爱家公投的说法是将其当作歧视法,因为认为同性恋和我们不同就不能适用与我们一样的法,而另外再设一个法给同性恋者。就如同美国黑奴时期,法律限制黑人只能读黑人学校,这并非是特别法,而是一种基于歧视设立的限制,就如同爱家公投所说的专法。

他们主张只要另设同性伴侣法就好,我认为异性婚姻与同性婚姻或许存在些许差异,要就以加注方式又或是婚姻章下以平行位阶并陈,让异性恋婚姻和同性恋婚姻的规範平行于婚姻章之下,较不会有歧视的问题,法律的订定不该是加重歧视,法律虽然无法杜绝歧视,但绝对不能加重歧视,若真的另立专法,只会加深社会隔阂与对立。

 

Q:对于还不了解婚姻平权、多元性别价值的人,你建议他们透过哪些管道来接触呢?你认为大家不认识相关议题的原因是什幺?

A:我没有做过调查,我可能也有我的政治立场,按我的观察,多数反同婚者在很多议题上都是站在较保守的角度,反同婚者可能就比较反民主,很可能是支持核四、反废死,常常在同温层里陷入一种团体迷思,认为自己是对的。

以我自己的经验,是在接触同性恋的朋友之后,发现他们和我们没有什幺不同,只是性倾向有些差别,异性恋和同性恋的人品和各方面表现也不一定谁优谁劣,我们是要批评人家什幺。反同的族群如果愿意多看,让自己的生活也多元一点,那就有可能改变,若一直将自己设限在同质的群体,不愿意去看去听去对话,这样一直固执下去这个问题就不会改善,如果愿意跨出去也就不会有这些问题。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如果「婚姻平权公投」没有通过,或「婚姻平权公投」与「爱家公投」同时通过,你会如何看待此事?

A:有可能同时通过吗?要同时通过难度应该很高吧,比较有可能的状况也应该是两边动员力不足一起不通过,如果两边都通过的话政府要如何执行?中选会让这两个案都成案真的是猪头,我是法律外行,但我认为这会引起宪政危机,先前已有宪法法庭的大法官解释了,而爱家公投的内容牴触了这个宪法解释,万一爱家公投过了,最后是宪法解释位阶高呢?还是全民公投位阶高呢?这个问题可能要请教法律人。

而这个状况还有救,就是赶紧拉票然后大家出来对爱家投下反对票吧!而现在也有个希望是,十八岁以上就能够投公投票,我没有做过实际统计,但我猜 18 到 20 岁这两年可能有四十到六十万张选票,这两年对于婚姻平权的接受度也相对较高,大家针对这个大一大二的同学来拉票,现在应该全国各大专院校好好巡迴一下,把投票率冲上来,这两年的票数会很关键。

而爱家公投真的很霸道,只有反同者才爱家吗?只有一夫一妻的家才是家吗?那单亲或者隔代教养就不是家庭吗?法律是在保护所有不同情况者都能得到公平的对待,反同者主张一夫一妻是最好是的家庭那是反同者的自由,若是将这个好的定义诉诸法律就错了。反同者可以主张一夫一妻是最好的家庭,但若是用法律来排挤其他状况,让一夫一妻成为唯一状况,将与你相异的全部除掉,这与纳粹有何分别。

 

Q:对于反婚平、同志教育的一方,你有什幺话想对他们说?

A:我是以信仰的角度来看,如果你不是基督徒,主张反对可能是一种政治上的自由,但如果今天妳是基督徒,你就错了,基督徒不该成为压迫者,圣经要我们为信仰付出,基督徒是要为世人为受压迫者受苦的。

我前面也提到,圣经与法律不同,像基督教的婚姻是不能离婚的,难道要诉求修民法规定不得离婚?如果我们的信仰告诉我们婚姻应该是一夫一妻,那就要好好自我要求就好,把自己活好、证明一夫一妻的好,而非高举圣经去要求别人。

耶稣基督也曾交代基督徒,基督徒会为了信仰受苦,因为我们持有的价值与世人不一样,我们会受苦的,这些话在两千年前耶稣基督就说过了,结果今天基督徒却要箝制同性恋的法律权益,让同性恋者受苦,是违背了神的旨意。

神希望我们『行公义、好怜悯』,今天同性恋受到压迫,我们应该要和他们站在一起,而不是跟着社会制度甚至是利用我们的政治优势去加深压迫。我今日身为一个牧师我只骂基督徒,非基督徒的反同者有其他想法与主张那我尊重,若你是基督教信仰者,你利用法律来压迫别人本身在信仰中就是错误。

 

专访结束后,陈思豪牧师表示,以上言论皆为陈思豪个人的观点,与古亭长老教会无关。陈思豪牧师也和芋传媒记者分享在长老教会里的经验,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的牧师大概可分作牧会牧师和机构牧师两种,通常机构牧师或是其他较常出国交流的牧师,对于多元性别议题的观念都较开放,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的母会——加拿大长老教会,几年前也有多个教会发出公开忏悔信,向以前对性少数的压迫道歉,国外也有更多更多的教派早已接纳了同性婚姻、为同性恋人证婚。

延伸阅读:

  •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支持婚平4】曾办同志婚宴 吕欣洁:爱是快乐的事,不要阻止它

    H优生活 308℃ 42评论
  •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在台湾,支持婚姻平权、投入同志运动,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同志平权运动者祁家威,奋斗三十多年,才在去年 5 月 24 日取得大法官第 748 号释字:「民法违宪,同性可结婚」的结论。

    还有更多的「祁家威们」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努力着,是什幺样的生命经历与契机,让这些同志运动者走上街头争取权益?面对反对的声音,他们曾遭遇哪些挫折,又是如何克服困难?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台湾近年反同运动的领导人和参与者之中,基督徒佔了大多数,却也有不少的基督徒,一反多数基督徒反同的立场,选择勇敢站出来守护性少数的权益、为婚姻平权发声,陈思豪更以牧师的身份站出来,向反同阵营的基督徒大声疾呼「莫将自身信仰强加他人之上」。

     

    受访者:陈思豪 古亭基督长老教会牧师、异性恋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採访整理

     

    Q:请问你,从什幺时候开始接触到多元性别族群和性别议题,立场是否有改变过?

    A:我从小就是基督徒,大概在 1990 年至 1995 年之间就比较有去谈到同性恋议题,当时都是反对的。改变的契机是在认识了同性恋的朋友之后,才开始从他们的角度与观点重新理解同性恋这个问题。

    在读圣经时,经文里有确实写到反对同性性行为,但那是针对异性恋者的同性恋性行为,以往基督徒常将同性恋误解是性氾滥者,认为男同性恋是与过多女人发生性关係后,最后欲求不满才再与同性发生性关係,但真正认识之后才发现同性恋其实是和我们一模一样的人,只是他们是被同性吸引我们是被异性吸引,也发现其实不见得哪种性倾向就一定比较性氾滥。

     

    Q:你认爲以一个牧师身份表态支持婚姻平权,会对这个议题带来什幺益处与坏处?

    A:坏处我是不晓得。但是台湾现在多数基督徒是反对同性恋,我认为即便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反对同性恋,也不该去反对同性恋社会和法律上的权利。

    作为一个基督徒、一个牧师,我就希望站出来提醒基督徒不要跨过界,假设佛教徒出来要求国会立法,限制台湾人不得吃滷肉饭,大家都会觉得很奇怪吧?自己宗教的戒律自己持守就好。那基督徒认为圣经里有反对同性恋,就基督徒自我要求不要成为同性恋就好,宗教的信仰应该是自己坚持,而非去干预其他非基督信仰者的法律权益。

    而我其实认为婚姻平权一事本来没有那幺严重,但是有太多的基督徒误会然后出来反对,所以我要以牧师的身分出来支持也提醒基督徒的盲点。同性恋是否违反基督教信仰是可以讨论的,但基督徒不该出来反对同性恋者的法律权益,若以法律与政治力和其他话语权去迫害别人,这才真的是违背了信仰。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作为一个支持婚姻平权的牧师,自身有面对过什幺样的鼓励或者压力吗?

    A:先讲压力吧,现在多数比较愿意表态发声的基督徒都是反同的,甚至将反对同婚当作一场圣战,认为自己是在服事上帝。而我作为一个基督徒、牧师当然压力很大,甚至很多人打电话来教会骚扰和施压,希望不要让这个牧师继续下去,长老教会牧师之间也因婚姻平权这个议题,关係变得很奇怪,许多基督徒都将反对同婚当成一种信仰实践,其实这是一场误会,但是基督徒多认为不出来反同婚就是违背上帝,导致现在这样过度疯狂的去反对。

    鼓励的话,就是当我看到这些受压迫的同性恋者,能因为我们站出来而得到一些安慰,让他们能继续坚持下去、让他们感受到更多的温暖,这也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与安慰。

     

    Q:请问你是否遇过反对婚姻平权的信徒,他们反对的理由为何?

    A:基督徒认为婚姻是上帝所设计,且是一男一女的,这在圣经里也有经文可以佐证。

    但这只是我们的信仰,现在在处理的问题是民法,民法是要适用于整个社会的,若我们硬要将基督教的婚姻等同于民法的婚姻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基督教的婚姻与民法的婚姻有极大的差异,虽然现在同为一男一女,但是基督教的婚姻是不能离婚的,难道我们也要诉求民法修法规定不得离婚,以符合上帝的旨意?

    如果只按自己的喜好选择反对同婚不反对离婚,那就是圣经自助餐嘛!民法对婚姻的定义与圣经本来就存在差异。基督徒为何要去干涉法律上对婚姻的定义,除非今日民法限制了基督徒的结婚行为,真的妨碍到基督徒的权益,才能出来反对嘛!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若面对到信徒持不同意见质疑时,你会如何回应?

    A:我通常会将婚姻平权分两部分讨论,第一部分是针对圣经做信仰的讨论,挺同与反同在圣经的定义里没有绝对正确的或错误的,因为圣经里对于同性恋的记载与资讯相对较少,但这当然是可以讨论的,但按我的观点来看这不会有定论,不见得哪一方一定是对的。

    第二部分是同性恋在法律上的权益,基督徒不应干涉,按圣经的观点来看,即便法律伤害到我们的信仰,我们也应该承受,只有在别人受到迫害时,我们才会起来反抗、护卫受迫害者,若仅是违害我们的信仰与权益,那就是乖乖承受吧!

    基督徒若总是为自己的利益站出来是不对的,圣经的教导是为受迫害者牺牲基督徒自己的利益甚至性命,『行公义』即是此意,神希望我们作的事情就是『行公义、好怜悯』,如果仅是争取自己的权益甚至迫害了他人,就是自私自利、违背信仰。

     

    Q:在支持婚姻平权运动的过程中,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或感动的人事物?

    A:当看到同志很坚持地去争取权益,即便是受到各种的社会压力、歧视和迫害,也不会去攻击他人,他们都是默默承受与等待社会环境及对其有误解的人能够改变,单单是这样的持守就非常令人感动。直同志(指对 LGBT 族群友善,支持或协助其平权运动,挑战同性恋恐惧症、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的异性恋及顺性别者)的付出与承受的压力也很令人感动,有些牧师甚至因此被逼离开牧会,家庭经济也陷入困境,但是这些人在考量这些严重代价仍坚持做对的事情,这也是很感动人的事情。

    而在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时,我也要提醒反同婚的基督徒,你们做过头了,你们因为别人和你们不同的立场,就利用经济与权力的优势去迫害你的弟兄姊妹,因为对圣经经文不同角度的理解,就将其赶离开原本服事的位置,这是信仰最负面的呈现,这完全不是基督教信仰。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之前龙安国小因家长抗议暂停借阅《穿裙子的男孩》引发讨论,你对目前学校实施的性平教育有什幺看法?

    A:这件事情我倒是不晓得,但这个事情这样看来就代表那些家长未受过良好的性平教育,今天性平教育就是要告诉大家这些多元性别族群是存在的,并教育我们该如何尊重、接纳和他们有良好的互动相处,我认为性平教育的目标是在这里,可能有些人性特徵和性倾向是和我们不同的,遇到他们我们该怎幺做?霸凌排挤还是接纳并和平相处,这是性平教育的目标和重点。

    今天像这样的书可能只是透露出有些男性比较阴柔或爱穿裙子,而你就站出来禁止了,这个充分证明你缺乏适当的性平教育,基于人格特质差异而进行迫害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校方与教育界必须要坚持性平教育,这并非鼓励人去变成同姓恋或异性恋,而是教导我们如何善待与我们相异的人。

     

    Q:爱家公投提出同性婚姻另闢专章或专法,不要直接入《民法》,你有什幺看法?

    A:这是对专法错误的理解,专法其实是特别法,特别法位阶是高于一般法,是针对特定族群给予优惠和权利保障,而该族群也可以自由选择适用特别法或是一般法律,如美国有立法保障有色人种就业和求学的优惠,但有色人种可以选择放弃优惠改适用一般法。

    但爱家公投的说法是将其当作歧视法,因为认为同性恋和我们不同就不能适用与我们一样的法,而另外再设一个法给同性恋者。就如同美国黑奴时期,法律限制黑人只能读黑人学校,这并非是特别法,而是一种基于歧视设立的限制,就如同爱家公投所说的专法。

    他们主张只要另设同性伴侣法就好,我认为异性婚姻与同性婚姻或许存在些许差异,要就以加注方式又或是婚姻章下以平行位阶并陈,让异性恋婚姻和同性恋婚姻的规範平行于婚姻章之下,较不会有歧视的问题,法律的订定不该是加重歧视,法律虽然无法杜绝歧视,但绝对不能加重歧视,若真的另立专法,只会加深社会隔阂与对立。

     

    Q:对于还不了解婚姻平权、多元性别价值的人,你建议他们透过哪些管道来接触呢?你认为大家不认识相关议题的原因是什幺?

    A:我没有做过调查,我可能也有我的政治立场,按我的观察,多数反同婚者在很多议题上都是站在较保守的角度,反同婚者可能就比较反民主,很可能是支持核四、反废死,常常在同温层里陷入一种团体迷思,认为自己是对的。

    以我自己的经验,是在接触同性恋的朋友之后,发现他们和我们没有什幺不同,只是性倾向有些差别,异性恋和同性恋的人品和各方面表现也不一定谁优谁劣,我们是要批评人家什幺。反同的族群如果愿意多看,让自己的生活也多元一点,那就有可能改变,若一直将自己设限在同质的群体,不愿意去看去听去对话,这样一直固执下去这个问题就不会改善,如果愿意跨出去也就不会有这些问题。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Q:如果「婚姻平权公投」没有通过,或「婚姻平权公投」与「爱家公投」同时通过,你会如何看待此事?

    A:有可能同时通过吗?要同时通过难度应该很高吧,比较有可能的状况也应该是两边动员力不足一起不通过,如果两边都通过的话政府要如何执行?中选会让这两个案都成案真的是猪头,我是法律外行,但我认为这会引起宪政危机,先前已有宪法法庭的大法官解释了,而爱家公投的内容牴触了这个宪法解释,万一爱家公投过了,最后是宪法解释位阶高呢?还是全民公投位阶高呢?这个问题可能要请教法律人。

    而这个状况还有救,就是赶紧拉票然后大家出来对爱家投下反对票吧!而现在也有个希望是,十八岁以上就能够投公投票,我没有做过实际统计,但我猜 18 到 20 岁这两年可能有四十到六十万张选票,这两年对于婚姻平权的接受度也相对较高,大家针对这个大一大二的同学来拉票,现在应该全国各大专院校好好巡迴一下,把投票率冲上来,这两年的票数会很关键。

    而爱家公投真的很霸道,只有反同者才爱家吗?只有一夫一妻的家才是家吗?那单亲或者隔代教养就不是家庭吗?法律是在保护所有不同情况者都能得到公平的对待,反同者主张一夫一妻是最好是的家庭那是反同者的自由,若是将这个好的定义诉诸法律就错了。反同者可以主张一夫一妻是最好的家庭,但若是用法律来排挤其他状况,让一夫一妻成为唯一状况,将与你相异的全部除掉,这与纳粹有何分别。

     

    Q:对于反婚平、同志教育的一方,你有什幺话想对他们说?

    A:我是以信仰的角度来看,如果你不是基督徒,主张反对可能是一种政治上的自由,但如果今天妳是基督徒,你就错了,基督徒不该成为压迫者,圣经要我们为信仰付出,基督徒是要为世人为受压迫者受苦的。

    我前面也提到,圣经与法律不同,像基督教的婚姻是不能离婚的,难道要诉求修民法规定不得离婚?如果我们的信仰告诉我们婚姻应该是一夫一妻,那就要好好自我要求就好,把自己活好、证明一夫一妻的好,而非高举圣经去要求别人。

    耶稣基督也曾交代基督徒,基督徒会为了信仰受苦,因为我们持有的价值与世人不一样,我们会受苦的,这些话在两千年前耶稣基督就说过了,结果今天基督徒却要箝制同性恋的法律权益,让同性恋者受苦,是违背了神的旨意。

    神希望我们『行公义、好怜悯』,今天同性恋受到压迫,我们应该要和他们站在一起,而不是跟着社会制度甚至是利用我们的政治优势去加深压迫。我今日身为一个牧师我只骂基督徒,非基督徒的反同者有其他想法与主张那我尊重,若你是基督教信仰者,你利用法律来压迫别人本身在信仰中就是错误。

     

    专访结束后,陈思豪牧师表示,以上言论皆为陈思豪个人的观点,与古亭长老教会无关。陈思豪牧师也和芋传媒记者分享在长老教会里的经验,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的牧师大概可分作牧会牧师和机构牧师两种,通常机构牧师或是其他较常出国交流的牧师,对于多元性别议题的观念都较开放,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的母会——加拿大长老教会,几年前也有多个教会发出公开忏悔信,向以前对性少数的压迫道歉,国外也有更多更多的教派早已接纳了同性婚姻、为同性恋人证婚。

    延伸阅读:

  •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支持婚平4】曾办同志婚宴 吕欣洁:爱是快乐的事,不要阻止它

  •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