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再生活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今年七月底开始上演了一场公投连署奇蹟,最初为力抗下一代幸福联盟提出的 3 案爱家公投,挺同团体发起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婚姻、性别平等教育公投。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两案的公投连署在 7 月 24 日才开跑,却在短短三十七天内各自催出超过五十万份连署书,最后赶在 9 月 4 日缴件,即时赶上绑大选的期限,写下台湾公投史上的一页传奇,我们访问到婚姻平权公投发起人苗博雅来和大家分享当初提案的想法,以及破除反同谣言的证据。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受访者:苗博雅 婚姻平权公投发起人、大安文山区市议员候选人 女同志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採访整理

Q:身为一个出柜的候选人,有遇过什幺样的鼓励或压力吗?

A:鼓励当然是有,就是一些选民会来跟我说,我对于这个同性婚姻、性平教育议题也好,这样的发声是符合他们的心声。

一些质疑和怀疑当然也有啦,我就在拜票的时候遇过一个阿伯,我走过去要和他握手的时候,他手就是抱在胸前,然后直接说我不跟不男不女的人接触,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没有关係,首先是政治人物本来就要面对公众的质疑,面对质疑的时候我们就勇敢说出自己的立场、去讨论,但如果他没有要讨论,可能是时机还没到、他们还没有遇过或无法接受这个议题的讨论,这也没关係。总是有人反对我们的立场、反对我们的见解,但是也有人支持我们,那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沟通、说服的过程啦,社会上本来就不可能每个人都认同,所以遇到这样子的挫折的话,也不会影响或阻碍到我的脚步。

 

Q:你认为你以一个议员候选人的身份表态,对于这个议题会带来什幺样的益处或坏处?

A:虽然说婚姻平权是中央层级的法律,议员的职权其实是无法修改民法,但是地方议员也有政治能量,他有他的支持者,他可以跟他的支持者沟通,让选民对这个议题更友善,所以若是越来越多议员愿意为这个议题表态,就会为这个议题带来更大政治能量,更容易形成社会共识,其实任何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对这个议题表态,其实都是加分的,即便不是立法委员,单单是发声这件事情就可以让社会上很多人有不一样的想法。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支持婚姻平权运动的过程中,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或感动的人事物?

A:最感动的一件事大概是有全台湾上千位的志工,跟我们一起投入了连署和整理造册的工作,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动人的公民力量展现的过程,我们的志工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年龄层,有五六十岁的也有十八岁,志工也包括各种性别,其中也包括非常多的异性恋,这些异性恋并非专职社运工作者,甚至也不是经常上街头抗议的人,他们愿意在这个议题关键的时刻站出来一起努力,这完全呈现台湾的跨世代、跨族群、跨越性别的公民参与能力是越来越大的,我们最后在三十七天内两个案子冲出各近五十万份的连署,这是台湾公投史上前所未见的,我认为这件事情本身就非常令人感动,这证明了这个社会是不需要造神和英雄偶像,最重要的是公民愿意出来参与,然后公民们来完成这一件原本被视为是不可能的任务,这个我觉得是相当有意义的事情。

 

Q:当初会提出婚姻平权公投案的契机与想法是什幺?

A:最主要原因是因为面对反同公投来势汹汹,支持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的阵营也应该要有一个正面和政府表达的机会,正面的表达自己的态度且展现自己的实力,且藉由公投过程做更大的政治宣传与动员,你可以想像喔,现在已经事情到一半了嘛,我们可以结果论地来讲,今天因为有平权公投,所以整个七月到八月这段期间,我们已经把支持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的核心社群动员过一次,让大家意识到年底有公投,让大家开始拿着连署书去和亲朋好友沟通、宣传这件事情,对于年底大选的对决这是一个预热,先把核心社群动员起来后,九到十一月这三个月可以跟反同阵营来做一样的政治冲刺一样能量的比拼,这时候我们的选票才开得出来,台湾有近一千九百万张公投票,按照中研院的社会意向调查到近期的民调,支持婚平和性平教育的民意在各个族群当中约莫都有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有了九百五十万票是可以动员的,可是你有九百五十万票为什幺还要担心投票会输?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要出来投票、或觉得这个议题不重要,公投当天出去玩或是天气不好不想出门,那票就开不出来,所以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是:让这九百五十万人都能够在选前一百天甚至是前十天得知这个公投的讯息,然后除了自己记得去投票之外,也邀请身边的人一起去投票,才有可能在公投当中取胜,所以平权公投是一个可以让这个族群,去做政治动员的重要过程,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意义。

另外一个附加的意义,我认为在推动平权的过程,有机会让全台湾各地都能生成自己在地的公民网,它是一个在地的公民大家聚在一起上街宣传、拉连署,让他们彼此认识、共同作战并增强认同感,因此即便公投结束之后,仍会继续一起关注议题,且因为都是在地的,所以会一起关心在地的公共议题,那幺台湾就会有更多在地的公民组织慢慢形成,而这种非集中式的、没有总部的、分散式的公民力量,才是台湾抵抗中国的併吞、台湾维护主权与民主自由最重要的基础,变成全台湾各地遍地开花的公民组织,我相信平权公投这个尝试的能量可以延续到以后,会让台湾这些年轻、有行动力的公民形成自己的网络,千万不要小看公民的力量。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爱家公投提出同性婚姻另闢专章或专法,不要直接入《民法》,你有什幺看法?

A:我觉得最简单的说明是,我们可以看一看那些立专法的国家的经验,比如说法国,法国为了处理同性婚姻这个议题,一开始是先推出伴侣法,一个让同性伴侣或异性伴侣都能适用的伴侣法,而伴侣法内容是和婚姻有落差的,因为他们希望避掉一些可能和天主教婚姻定义产生冲突的因素,可是最终还是修改民法,将同性婚姻也纳入婚姻的定义之内。

德国过去也仅有同性伴侣法,但后来和法国一样发现专法并不能解决问题,立了专法反而会製造新的问题,最明显的一件事情就是,今天这个专法,对于伴侣结合的实质权利义务内容,跟婚姻有落差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会层出不穷,比如说在继承上面的规定、在财产上面的规定,甚至同性伴侣纳税的比例和民法夫妻不同,还有包括收养上的规定,他对父母和子女关係的规定,当和婚姻出现落差的时候,仍然就会有宪法上的挑战,就是你这个是否符合宪法上的平等权?所以德国的经验就是,他们有了同志伴侣法之后,宪法的诉讼及诉愿仍然持续不断,然后这个同性伴侣法每次都被联邦宪法法官打脸,説这个伴侣法不平等且违宪、违反德国基本法,必须修改,所以最终解决问题的方式,包括德国和法国都很清楚,最终还是要将同性婚姻融入到民法之中,这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其实喊推专法的团体与人物并未提出任何未来专法的实质条文,只是为了拖延、阻挡同婚入民法。

以台湾而言,要争取这个大法官释字 748 号解释,司法院大法官正式认证民法不保障同性婚姻是违宪,我们这段路已经走三十年了,我们还要再花一个三十年去走完把同性伴侣纳入婚姻的这条路吗?我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同性婚姻修民法就是真正问题的方式,现在我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可以做到,那为什幺不这幺做?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反对性平教育的人批评性平教育不能太早教,你认为性平教育应该怎幺教?怎幺样才算适龄?

A: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尊重别人的身体自主,另外一件事情是了解自己的身体以及知道自己对于身体有自主权。按照医学上,人的身体其实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趋近于成熟;在法律上,民法规定女子 16 岁就可以结婚,那我们什幺时候才要教性教育。不管从医学上或法律上来讲,其实在国民教育的阶段之内,就让学生正确的认识身体自主权,尊重别人的身体自主,捍卫自己的身体自主,以及了解如何进行安全性行为,这些事情对学生来讲都是保护。

有很多人担心你交了这些东西会不会让小孩子过早发生性行为,或是会让小孩子受到伤害。但我们看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例子,当今天性教育越抱持开放、正常的心态去教的时候,在这个国家里面未婚怀孕及青少年性侵害的比率都会降低。因为这些青少年会学会如何尊重自己、尊重别人,如何保护自己、保护别人。

比较遗憾的是,在不推行性教育的国家里,我们会发现有很多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悲剧,不了解自己、不了解别人,不尊重别人,不懂得保护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所谓空白的、不能教的东西反而是青少年儿少安全很大的一个破口。

而所谓适龄的意思是现在小朋友可能会遇到什幺状况,我们就要教导他去面对这个状况。比如说对于非常小的小孩子,要教什幺?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非常小的小孩子你要教他建立自己的身体界线,捍卫自己的身体自主权。今天我的身体,别人不能随意来触碰,必须要得到我的允许、我的同意才可以触碰我,即使他是一个大人,即使他是老师,即使他是父母、学长姐,都一样必须要得到我的同意才能触碰我。这对于很小很小的小孩子来说是可以教,而且是应该教的。因为这样才能让小孩子建立一个身体界线,让他们不会被别人侵犯。而在更大一点的时候,他可能会应对到一些,比如说国中阶段,他可能会应对到跟不同性别间的互动,而在互动的过程当中,除了建立自己的身体界线,他也要尊重别人的身体界线,他要知道如果他心中有一些慾望的时候,他如何健康而且正确地表达他,而不是在没有经过别人同意的时候就随便侵犯别人,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是健康的性教育里面必须要包含的。

 

Q:有些反同者主张「同志会传播爱滋所以反对同婚」,我们该如何回应?

A:HIV 现在的传染途径主要有几个,首先是不安全性行为,第二个不安全的施用药物;而不安全性行为跟法律允不允许同性婚姻其实没有关係,如果法律允许同性婚姻,就会让不安全性行为变多,法律不允许同性婚姻,不安全性行为就会变少吗?

第二个是不安全的施用药物,跟法律允不允许同性婚姻有什幺关係?我觉得现在有一种趋势,就是反对同性婚姻的人,会把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坏事推到同性婚姻头上,生育率太低也是同婚的错、有人得到 HIV 也是同婚的错,纵使台湾还没有同婚,就是同婚的错。说不定股市跌破万点也是同婚的错,或是天气这幺热还是同婚的错,有颱风来都是同婚的错,反正你反对一样东西,就把所有的坏事推到那样东西上。这样做当然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不符合逻辑、不符合理性。

若你真的觉得这里有个社会问题,比如说你觉得 HIV 是个问题需要被解决,那我们就理性地坐下来谈,是什幺东西传递 HIV,如果是不安全性行为,如果是不安全施用药物,那我们就从杜绝这两项着手。但是,你如果找了一个错误的归因,都是同性婚姻的错,在那边打压同性婚姻,不理其他因素的话,你所担忧的社会议题就会继续存在。

 

Q:有些反同者表示修民法会让同性恋越来越多,你的看法是?

A:我是不知道修民法会让同性恋越来越多的依据是什幺,我知道同性婚姻修民法会让越来越多的同性恋去结婚,因为他多了一个选择,可是这不会让原来不是同性恋的人变成同性恋。有可能他其实是双性恋,然后过去他觉得只有在异性恋的这一面才能够走入婚姻,但现在发现同性恋也可以走入婚姻,他可以更自由地追寻他的情感,他仍然可以跟异性结婚、也可以选择跟同性结婚,但是这不是代表同性恋变多了,因为他本来就是双性恋,只是其中一部分的他是被社会说你不可以结婚,那另一部分的他则被社会说可以结。那所以我并不认为说同性婚姻就会让同性恋变多。

倒是愿意表态自己是同志的人会变多,因为现在是很多人不敢出柜,这个社会上所谓的歧视和压力很沈重地压在他身上,他不敢站出来,可是当今天这个社会有同性婚姻的时候,代表同性伴侣是被社会这个共同体所接纳的,因此他会有更高的意愿站出来说我是同志,所以有的时候是表态率变高,同性婚姻只会让去结婚的同志变多。因为现在是没办法结婚,若可以结婚的时候,去结婚的同性伴侣一定越来越多,愿意表态自己是同志也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个社会变得更友善。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如果婚姻平权没有通过或是婚姻平权与爱家公投同时通过,你会怎幺看待这件事情

A:同时通过的话齁,在法律上的解答很简单,因为若两方公投皆通过,那立法院就有义务针对公投结果来修法,而基本上这两案的方向是相反的,所以立法院就可以由总席次 1/3 的立法委员联名申请司法院大法官解释,如果再走到大法官解释这一步的话,我相信对支持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的一方会比较有利,因为婚姻平权本来就是宪法所保障的价值。

那如果说两方皆未通过,那就是回归政治上的影响,如果没有通过的公投就等于是一次超大型民调嘛!因为要看风向的政客就会看风向嘛,看哪边票多、选区内哪一边的票比较多,也许没有通过的话当然立法院就不用动作,可是呢他会去影响地方政治人物未来政治价值取向的选择。

 

Q:对于反婚姻平权、反性平教育的一方你有什幺话想对他们说?

A:我相信很多反对婚姻平权、反对性平教育的朋友,其实也是出于希望爱护下一代、希望爱护自己孩子和台湾社会的心,只是因为接受了一些不正确、不完整的资讯而产生了误解,我非常期待能和对婚姻平权、性平教育有疑虑的人可以好好的对话,我相信只要有正确的资讯、只要有完整的资讯,很多人的疑虑都可以被消除。当然对话需要时间,现在到年底大选逼近,很多人都很焦虑、很焦躁,但是我还是要说其实我们的出发点可能是一样的,除了少数为了自身的利益和募款才出来以打击同性伴侣的特定势力而言,其实大多数民众我相信都是善良、带有善意的。

 

延伸阅读:

  •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支持婚平4】曾办同志婚宴 吕欣洁:爱是快乐的事,不要阻止它

    M再生活 683℃ 34评论
  •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今年七月底开始上演了一场公投连署奇蹟,最初为力抗下一代幸福联盟提出的 3 案爱家公投,挺同团体发起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婚姻、性别平等教育公投。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两案的公投连署在 7 月 24 日才开跑,却在短短三十七天内各自催出超过五十万份连署书,最后赶在 9 月 4 日缴件,即时赶上绑大选的期限,写下台湾公投史上的一页传奇,我们访问到婚姻平权公投发起人苗博雅来和大家分享当初提案的想法,以及破除反同谣言的证据。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受访者:苗博雅 婚姻平权公投发起人、大安文山区市议员候选人 女同志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採访整理

    Q:身为一个出柜的候选人,有遇过什幺样的鼓励或压力吗?

    A:鼓励当然是有,就是一些选民会来跟我说,我对于这个同性婚姻、性平教育议题也好,这样的发声是符合他们的心声。

    一些质疑和怀疑当然也有啦,我就在拜票的时候遇过一个阿伯,我走过去要和他握手的时候,他手就是抱在胸前,然后直接说我不跟不男不女的人接触,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没有关係,首先是政治人物本来就要面对公众的质疑,面对质疑的时候我们就勇敢说出自己的立场、去讨论,但如果他没有要讨论,可能是时机还没到、他们还没有遇过或无法接受这个议题的讨论,这也没关係。总是有人反对我们的立场、反对我们的见解,但是也有人支持我们,那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沟通、说服的过程啦,社会上本来就不可能每个人都认同,所以遇到这样子的挫折的话,也不会影响或阻碍到我的脚步。

     

    Q:你认为你以一个议员候选人的身份表态,对于这个议题会带来什幺样的益处或坏处?

    A:虽然说婚姻平权是中央层级的法律,议员的职权其实是无法修改民法,但是地方议员也有政治能量,他有他的支持者,他可以跟他的支持者沟通,让选民对这个议题更友善,所以若是越来越多议员愿意为这个议题表态,就会为这个议题带来更大政治能量,更容易形成社会共识,其实任何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对这个议题表态,其实都是加分的,即便不是立法委员,单单是发声这件事情就可以让社会上很多人有不一样的想法。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支持婚姻平权运动的过程中,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或感动的人事物?

    A:最感动的一件事大概是有全台湾上千位的志工,跟我们一起投入了连署和整理造册的工作,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动人的公民力量展现的过程,我们的志工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年龄层,有五六十岁的也有十八岁,志工也包括各种性别,其中也包括非常多的异性恋,这些异性恋并非专职社运工作者,甚至也不是经常上街头抗议的人,他们愿意在这个议题关键的时刻站出来一起努力,这完全呈现台湾的跨世代、跨族群、跨越性别的公民参与能力是越来越大的,我们最后在三十七天内两个案子冲出各近五十万份的连署,这是台湾公投史上前所未见的,我认为这件事情本身就非常令人感动,这证明了这个社会是不需要造神和英雄偶像,最重要的是公民愿意出来参与,然后公民们来完成这一件原本被视为是不可能的任务,这个我觉得是相当有意义的事情。

     

    Q:当初会提出婚姻平权公投案的契机与想法是什幺?

    A:最主要原因是因为面对反同公投来势汹汹,支持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的阵营也应该要有一个正面和政府表达的机会,正面的表达自己的态度且展现自己的实力,且藉由公投过程做更大的政治宣传与动员,你可以想像喔,现在已经事情到一半了嘛,我们可以结果论地来讲,今天因为有平权公投,所以整个七月到八月这段期间,我们已经把支持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的核心社群动员过一次,让大家意识到年底有公投,让大家开始拿着连署书去和亲朋好友沟通、宣传这件事情,对于年底大选的对决这是一个预热,先把核心社群动员起来后,九到十一月这三个月可以跟反同阵营来做一样的政治冲刺一样能量的比拼,这时候我们的选票才开得出来,台湾有近一千九百万张公投票,按照中研院的社会意向调查到近期的民调,支持婚平和性平教育的民意在各个族群当中约莫都有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有了九百五十万票是可以动员的,可是你有九百五十万票为什幺还要担心投票会输?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要出来投票、或觉得这个议题不重要,公投当天出去玩或是天气不好不想出门,那票就开不出来,所以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是:让这九百五十万人都能够在选前一百天甚至是前十天得知这个公投的讯息,然后除了自己记得去投票之外,也邀请身边的人一起去投票,才有可能在公投当中取胜,所以平权公投是一个可以让这个族群,去做政治动员的重要过程,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意义。

    另外一个附加的意义,我认为在推动平权的过程,有机会让全台湾各地都能生成自己在地的公民网,它是一个在地的公民大家聚在一起上街宣传、拉连署,让他们彼此认识、共同作战并增强认同感,因此即便公投结束之后,仍会继续一起关注议题,且因为都是在地的,所以会一起关心在地的公共议题,那幺台湾就会有更多在地的公民组织慢慢形成,而这种非集中式的、没有总部的、分散式的公民力量,才是台湾抵抗中国的併吞、台湾维护主权与民主自由最重要的基础,变成全台湾各地遍地开花的公民组织,我相信平权公投这个尝试的能量可以延续到以后,会让台湾这些年轻、有行动力的公民形成自己的网络,千万不要小看公民的力量。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爱家公投提出同性婚姻另闢专章或专法,不要直接入《民法》,你有什幺看法?

    A:我觉得最简单的说明是,我们可以看一看那些立专法的国家的经验,比如说法国,法国为了处理同性婚姻这个议题,一开始是先推出伴侣法,一个让同性伴侣或异性伴侣都能适用的伴侣法,而伴侣法内容是和婚姻有落差的,因为他们希望避掉一些可能和天主教婚姻定义产生冲突的因素,可是最终还是修改民法,将同性婚姻也纳入婚姻的定义之内。

    德国过去也仅有同性伴侣法,但后来和法国一样发现专法并不能解决问题,立了专法反而会製造新的问题,最明显的一件事情就是,今天这个专法,对于伴侣结合的实质权利义务内容,跟婚姻有落差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会层出不穷,比如说在继承上面的规定、在财产上面的规定,甚至同性伴侣纳税的比例和民法夫妻不同,还有包括收养上的规定,他对父母和子女关係的规定,当和婚姻出现落差的时候,仍然就会有宪法上的挑战,就是你这个是否符合宪法上的平等权?所以德国的经验就是,他们有了同志伴侣法之后,宪法的诉讼及诉愿仍然持续不断,然后这个同性伴侣法每次都被联邦宪法法官打脸,説这个伴侣法不平等且违宪、违反德国基本法,必须修改,所以最终解决问题的方式,包括德国和法国都很清楚,最终还是要将同性婚姻融入到民法之中,这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其实喊推专法的团体与人物并未提出任何未来专法的实质条文,只是为了拖延、阻挡同婚入民法。

    以台湾而言,要争取这个大法官释字 748 号解释,司法院大法官正式认证民法不保障同性婚姻是违宪,我们这段路已经走三十年了,我们还要再花一个三十年去走完把同性伴侣纳入婚姻的这条路吗?我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同性婚姻修民法就是真正问题的方式,现在我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可以做到,那为什幺不这幺做?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反对性平教育的人批评性平教育不能太早教,你认为性平教育应该怎幺教?怎幺样才算适龄?

    A: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尊重别人的身体自主,另外一件事情是了解自己的身体以及知道自己对于身体有自主权。按照医学上,人的身体其实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趋近于成熟;在法律上,民法规定女子 16 岁就可以结婚,那我们什幺时候才要教性教育。不管从医学上或法律上来讲,其实在国民教育的阶段之内,就让学生正确的认识身体自主权,尊重别人的身体自主,捍卫自己的身体自主,以及了解如何进行安全性行为,这些事情对学生来讲都是保护。

    有很多人担心你交了这些东西会不会让小孩子过早发生性行为,或是会让小孩子受到伤害。但我们看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例子,当今天性教育越抱持开放、正常的心态去教的时候,在这个国家里面未婚怀孕及青少年性侵害的比率都会降低。因为这些青少年会学会如何尊重自己、尊重别人,如何保护自己、保护别人。

    比较遗憾的是,在不推行性教育的国家里,我们会发现有很多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悲剧,不了解自己、不了解别人,不尊重别人,不懂得保护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所谓空白的、不能教的东西反而是青少年儿少安全很大的一个破口。

    而所谓适龄的意思是现在小朋友可能会遇到什幺状况,我们就要教导他去面对这个状况。比如说对于非常小的小孩子,要教什幺?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非常小的小孩子你要教他建立自己的身体界线,捍卫自己的身体自主权。今天我的身体,别人不能随意来触碰,必须要得到我的允许、我的同意才可以触碰我,即使他是一个大人,即使他是老师,即使他是父母、学长姐,都一样必须要得到我的同意才能触碰我。这对于很小很小的小孩子来说是可以教,而且是应该教的。因为这样才能让小孩子建立一个身体界线,让他们不会被别人侵犯。而在更大一点的时候,他可能会应对到一些,比如说国中阶段,他可能会应对到跟不同性别间的互动,而在互动的过程当中,除了建立自己的身体界线,他也要尊重别人的身体界线,他要知道如果他心中有一些慾望的时候,他如何健康而且正确地表达他,而不是在没有经过别人同意的时候就随便侵犯别人,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是健康的性教育里面必须要包含的。

     

    Q:有些反同者主张「同志会传播爱滋所以反对同婚」,我们该如何回应?

    A:HIV 现在的传染途径主要有几个,首先是不安全性行为,第二个不安全的施用药物;而不安全性行为跟法律允不允许同性婚姻其实没有关係,如果法律允许同性婚姻,就会让不安全性行为变多,法律不允许同性婚姻,不安全性行为就会变少吗?

    第二个是不安全的施用药物,跟法律允不允许同性婚姻有什幺关係?我觉得现在有一种趋势,就是反对同性婚姻的人,会把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坏事推到同性婚姻头上,生育率太低也是同婚的错、有人得到 HIV 也是同婚的错,纵使台湾还没有同婚,就是同婚的错。说不定股市跌破万点也是同婚的错,或是天气这幺热还是同婚的错,有颱风来都是同婚的错,反正你反对一样东西,就把所有的坏事推到那样东西上。这样做当然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不符合逻辑、不符合理性。

    若你真的觉得这里有个社会问题,比如说你觉得 HIV 是个问题需要被解决,那我们就理性地坐下来谈,是什幺东西传递 HIV,如果是不安全性行为,如果是不安全施用药物,那我们就从杜绝这两项着手。但是,你如果找了一个错误的归因,都是同性婚姻的错,在那边打压同性婚姻,不理其他因素的话,你所担忧的社会议题就会继续存在。

     

    Q:有些反同者表示修民法会让同性恋越来越多,你的看法是?

    A:我是不知道修民法会让同性恋越来越多的依据是什幺,我知道同性婚姻修民法会让越来越多的同性恋去结婚,因为他多了一个选择,可是这不会让原来不是同性恋的人变成同性恋。有可能他其实是双性恋,然后过去他觉得只有在异性恋的这一面才能够走入婚姻,但现在发现同性恋也可以走入婚姻,他可以更自由地追寻他的情感,他仍然可以跟异性结婚、也可以选择跟同性结婚,但是这不是代表同性恋变多了,因为他本来就是双性恋,只是其中一部分的他是被社会说你不可以结婚,那另一部分的他则被社会说可以结。那所以我并不认为说同性婚姻就会让同性恋变多。

    倒是愿意表态自己是同志的人会变多,因为现在是很多人不敢出柜,这个社会上所谓的歧视和压力很沈重地压在他身上,他不敢站出来,可是当今天这个社会有同性婚姻的时候,代表同性伴侣是被社会这个共同体所接纳的,因此他会有更高的意愿站出来说我是同志,所以有的时候是表态率变高,同性婚姻只会让去结婚的同志变多。因为现在是没办法结婚,若可以结婚的时候,去结婚的同性伴侣一定越来越多,愿意表态自己是同志也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个社会变得更友善。

    【支持婚平5】苗博雅:消弭恐惧、理性沟通,台湾人必能接受婚姻

    Q:如果婚姻平权没有通过或是婚姻平权与爱家公投同时通过,你会怎幺看待这件事情

    A:同时通过的话齁,在法律上的解答很简单,因为若两方公投皆通过,那立法院就有义务针对公投结果来修法,而基本上这两案的方向是相反的,所以立法院就可以由总席次 1/3 的立法委员联名申请司法院大法官解释,如果再走到大法官解释这一步的话,我相信对支持婚姻平权和性平教育的一方会比较有利,因为婚姻平权本来就是宪法所保障的价值。

    那如果说两方皆未通过,那就是回归政治上的影响,如果没有通过的公投就等于是一次超大型民调嘛!因为要看风向的政客就会看风向嘛,看哪边票多、选区内哪一边的票比较多,也许没有通过的话当然立法院就不用动作,可是呢他会去影响地方政治人物未来政治价值取向的选择。

     

    Q:对于反婚姻平权、反性平教育的一方你有什幺话想对他们说?

    A:我相信很多反对婚姻平权、反对性平教育的朋友,其实也是出于希望爱护下一代、希望爱护自己孩子和台湾社会的心,只是因为接受了一些不正确、不完整的资讯而产生了误解,我非常期待能和对婚姻平权、性平教育有疑虑的人可以好好的对话,我相信只要有正确的资讯、只要有完整的资讯,很多人的疑虑都可以被消除。当然对话需要时间,现在到年底大选逼近,很多人都很焦虑、很焦躁,但是我还是要说其实我们的出发点可能是一样的,除了少数为了自身的利益和募款才出来以打击同性伴侣的特定势力而言,其实大多数民众我相信都是善良、带有善意的。

     

    延伸阅读:

  •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支持婚平4】曾办同志婚宴 吕欣洁:爱是快乐的事,不要阻止它

  • 热门产品